紫燕食品3家供应商人数“寥寥”撑起三亿采购额,交易真实*存疑

2022-08-03 06:06:27 文章来源:网络

卤制食品行业规模效应较为明显,业内企业需要达到一定的生产规模才能有效控制经营成本,保证合理的利润空间。且卤制食品零售业的终端销售渠道具有分布范围广、开拓及管理难度大等特点。由此,身处其中的上海紫燕食品**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紫燕食品”)的供应商和客户“画像”渐显。

关于供应商,报告期内,紫燕食品的多家供应商,合计为紫燕食品撑起超3亿元的采购额,但交易期间多年社保缴纳人数“寥寥无几”,紫燕食品的采购额真实**存疑。同时,紫燕食品**大客户的实控人为紫燕食品昔日总经理,且“蹊跷”的是,该客户与紫燕食品实控人控制企业共用联系方式,紫燕食品累计超21亿元的销售额背后,关系网错综复杂。

一、3家供应商人数“寥寥”累计撑起逾三亿元采购额,交易真实**存疑

报告期内,紫燕食品的多家大供应商,在与紫燕食品交易期间,或多年社保缴纳人数“寥寥”,或持续为0人。

1.1撑起逾1.86亿元采购额的供应商公平食品,社保缴纳人数多年“寥寥无几”

据紫燕食品签署于2021年12月29日的招**说明书(以下简称“招**书”),2018-2020年及2021年1-6月,上海公平副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平食品”)分别为紫燕食品的第二大、第三大、第五大及第四大供应商,紫燕食品向公平食品采购猪耳、猪蹄等,采购金额分别为5,739.93万元、6,069.09万元、4,194.53万元、2,634.67万元,占紫燕食品**采购总额的比例分别为4.38%、3.68%、2.65%、2.85%。

则2018-2020年及2021年1-6月,紫燕食品向公平食品的累计采购金额为1.86亿元。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公平食品成立于2013年8月19日,经营范围**括**兼零售、生猪产品零售等。截至查询日2022年4月12日,公平食品的**东分别为黄扣凤、赵慧、殷大康,且自2016年起,公平食品无**权变更记录。2018-2020年,公平食品的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1人、1人、2人。

据**信息,截至查询日2022年4月12日,公平食品的实际控制人为赵慧,且赵慧只控制公平食品一家企业。

也就是说,公平食品或不存在由其实际控制人赵慧控制的其他企业代缴社保的情况。

然而,紫燕食品社保缴纳人数“寥寥”的供应商,并不只公平食品一家。

1.2“2人”供应商聚宝食品,2018-2019年撑起上亿元采购额

据招**书,2018-2019年,聚宝食品均为紫燕食品的第四大供应商,紫燕食品向聚宝食品采购整鸡,采购金额分别为4,929.4万元、5,773.09万元,占紫燕食品**采购总额的比例分别为3.76%、3.5%。

即2018-2019年,紫燕食品向聚宝食品的累计采购金额为1.07亿元。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聚宝食品成立于2016年5月19日,经营范围**括食用农产品初加工、食用农产品的**等。截至查询日2022年4月12日,2018-2019年间,聚宝食品共发生1次负责人变更。2018年6月22日,聚宝食品的负责人由吴克保变更为吴小军。2018-2020年,聚宝食品的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0人、0人、2人。

且市场监督管理局披露的聚宝食品2018-2019年度报告显示,2018年,聚宝食品的**东分别为吴小军、吴克保,持**比例分别为0.5%、99.5%。2019年,聚宝食品的**东分别为吴小军、周光道,持**比例分别为0.5%、99.5%。

据**信息,截至查询日2022年4月12日,除聚宝食品外,周光道只控制聚宝食品一家企业;而吴克保还对天津克宝**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克宝**殖”)持**100%,曾担任天津凤中宝禽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凤中宝禽”)**东。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克宝**殖已于2017年11月13日注销。凤中宝禽成立日期为2008年3月26日,2018-2019年,凤中宝禽的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

这或表明,聚宝食品或不存在由其实际控制人周光道、历史实控人吴克保控制的其他企业代缴社保的情况。

除此之外,2019年,紫燕食品的供应商现“零人”企业。

1.32019年第五大供应商婷馨食品,社保缴纳人数持续为0人

据招**书,2019年,苏州市婷馨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婷馨食品”)为紫燕食品的第五大供应商,紫燕食品向婷馨食品采购鸡爪、鸡翅等,采购金额为5,270万元,占紫燕食品**采购总额的比例为3.2%。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婷馨食品成立于2016年5月24日,经营范围为食品销售等。截至查询日2022年4月13日,婷馨食品的**东分别为张明宝、张振科,且其未存在**权变更信息。2018-2020年,婷馨食品的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

据**信息,截至查询日2022年4月13日,婷馨食品的实际控制人为张振科。除婷馨食品以外,张振科无其他控制企业。

可以看出,婷馨食品或不存在由其实际控制人张振科控制的其他企业代缴社保的情况。

根据《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研究,2018-2020年及2021年1-6月,紫燕食品累计交易1.86亿元的供应商公平食品,多年社保缴纳人数“寥寥无几”。2018-2019年,紫燕食品累计交易1.07亿元的第四大供应商聚宝食品,其社保缴纳人数亦“寥寥无几”。另外,2019年,紫燕食品的第五大供应商婷馨食品,2018-2020年的社保缴纳人数持续为0人。紫燕食品与上述供应商的交易真实**存疑。

二、前高管“角色转换”成客户实控人,该客户却与实控人控制企业撞号控制权存疑

问题仍在继续。紫燕食品**大客户,或与紫燕食品实控人控制企业“关系匪浅”。

2.12018-2020年及2021年1-6月,紫燕食品累计向**大客户颛瑞餐饮销售超21亿元

据招**书,2018-2020年及2021年1-6月,紫燕食品前五大客户均为其经销商。同期,上海颛瑞餐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颛瑞餐饮”)均为紫燕食品的**大客户,紫燕食品向颛瑞餐饮的销售金额分别为5.37亿元、6.2亿元、6.38亿元、3.17亿元,占紫燕食品**营业**的比例分别为26.81%、25.45%、24.43%、22.54%。

则2018-2020年及2021年1-6月,紫燕食品向颛瑞餐饮的累计销售金额为21.12亿元。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颛瑞餐饮成立于2018年12月3日,经营范围**括餐饮服务、食品经营等。

由此看出,颛瑞餐饮在成立当月,即与紫燕食品进行交易,并在成立当年即成为紫燕食品的**大客户。

值得注意的是,紫燕食品的昔日高管赵邦华系颛瑞餐饮的实际控制人。

2.2前总经理赵邦华,系**大客户颛瑞餐饮实际控制人

据招**书,报告期内,紫燕食品经销商实际控制人中有12名紫燕食品前员工,该等员工从紫燕食品离职前主要为区域管理团队核心人员,且均从2016年底紫燕食品调整销售模式时成为紫燕食品经销商。

2008年10月至2016年12月,赵邦华曾任紫燕食品的总经理,其离职后成为紫燕食品的经销商,与紫燕食品保持了较为稳定、长期的合作关系。

2018-2020年及2021年1-6月,紫燕食品对前员工赵邦华(经销商实际控制人)的销售金额分别为5.37亿元、6.2亿元、6.38亿元、3.17亿元。

据招**书,赵邦华系颛瑞餐饮的实际控制人。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截至查询日2022年4月13日,颛瑞餐饮的注册资本为100万元,其**东之一为“赵邦华”。“赵邦华”对颛瑞餐饮的认缴出资额为51万元,认缴出资日期为2019年2月28日。而且,颛瑞餐饮存在1次投资人(**权)变更。具体看,2019年1月17日,颛瑞餐饮发生投资人(**权)变更,变更前投资人分别为章晓玲、赵磊,变更后投资人分别为“赵邦华”、赵磊。

对比可知,紫燕食品对前员工赵邦华(经销商实际控制人)的销售金额,与其对颛瑞餐饮的销售金额一致。且“赵邦华”对颛瑞餐饮的出资比例为51%,为颛瑞餐饮的实际控制人。进而,紫燕食品的前总经理赵邦华和颛瑞餐饮的实际控制人赵邦华为同一人。

不仅于此,紫燕食品的实际控制人之一钟怀军控制的其他企业,曾与颛瑞餐饮共用电话及邮箱。

2.32020年实控人控制的其他企业,和大客户颛瑞餐饮共用电话及邮箱

据招**书,截至招**书签署日2021年12月29日,钟怀军是紫燕食品的实际控制人之一。

据招**书,2018年10月26日,紫燕食品将其全资子公司上海燕秀生态农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燕秀农业”)100%的**权,转让给钟怀军。

这意味着,2020年,燕秀农业的企业联系电话及邮箱,均与颛瑞餐饮重叠。而颛瑞餐饮在成立当月,即同紫燕食品交易5.37亿元,并成为紫燕食品当年的**大客户。同时,紫燕食品的前总经理与颛瑞餐饮的实际控制人均为同一人,即赵邦华。至此,颛瑞餐饮与紫燕食品实控人之一钟怀军的关系如何?其又是否为紫燕食品的关联方?若如此,紫燕食品是否涉嫌隐瞒关联交易?均待解答。

水滴石穿,非一日之功。前述疑云是否会成为紫燕食品资本路上的“暗礁”?犹未可知。

本文转自:**

**北京7月15日电 (记者杨曦)**统计局今日发布2022年二季度及上半年31省份城镇调查失业率、居民消费价格**跌幅等数据。

上一篇:*管理层升任副总裁?新华保险称消息不属实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德宏都市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