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参与 我健康 社区运动会 让曲江“动”起来

2022-08-06 04:15:40 文章来源:网络

本文转自:西安**网

随着西安市首届社区运动会深入展开,曲江人本着“我参与,我健康”的理念,早晚走出家门,或小区,或街边,或汇聚公园参加运动,锻炼身体,且参与运动锻炼的人越来越多,其热情犹如当下的气温异常高**。

早上,走进曲江一公园,这里参加运动锻炼的人随处可见。跑步的、做健身操的、器械运动的,比比皆是,形成了一道道靓丽的风景线。

来到曲江凯旋门社区,小区北门广场上众人在打太极拳、玩柔力球。再往里走,可以看到打羽毛球、乒乓球还有踢毽子、下棋的,时不时还能看到有青年或少年在跳绳。人们寻找适合自己的运动进行锻炼,增强体质。

下午六时左右,笔者散步到曲江文化运动公园,以前,场可罗雀的运动场,现在是场无虚席。靠南大小五个足球场,场场都有运动的人。有场地正在进行成年人足球对抗赛,有场地进行少年足球赛,还有的场地在培训少年儿童。有一个场地竟然有几十号年轻人在进行飞盘训练。虽然天气炎热,也阻止不了他们对运动锻炼的热爱。

从足球场向北走,是两个篮球场,那里更是热闹非凡,一个篮球场以中线为界,两边都进行着热火朝天的篮球比赛,旁边则坐着加油呐喊的观众。另一个篮球场也没闲着,几十个小朋友分两边在接受篮球培训。他们运球的运球,投篮的投篮,那一招一式很是认真。汗水湿透了他们的球衣,他们全然不顾,仍然争先恐后地练着。

紧挨篮球场的是四个网球场,那里喜爱网球运动的人正在奔跑挥拍,一展身手。

离开运动场我在想,西安首届社区运动会开得太及时,把曲江人的运动热情都点燃了。现在,曲江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喜欢上运动锻炼了,他们走出家门,参与运动,锻炼身体,愉悦身心,结交朋友。透过曲江可以看到,全民健身运动正在悄然兴起。

本文转自:文汇报

发生在银石赛道的严重事故揪起了无数F1车迷们的心。北京时间7月3日晚,F1英国大奖赛正赛甫一起步,拉塞尔和加斯利撞车导致队伍中段的五辆赛车发生碰撞,**车手周冠宇的赛车更是直接倒扣翻滚冲出砂石区,并翻过轮胎墙,卡在了看台防护网和轮胎圈之间。所幸被及时救出的周冠宇身体无碍。

这起事故早已收尾,这个故事还没结束。车迷们在感激Halo救了车手的同时,也在质疑赛车其它安全组件的作用。车手一次次冒险换来的教训,让国际汽联正在不断寻找让这项运动变得更安全的方法。

“我没事,很幸运还能站在这里,今天Halo救了我。”**里逃生的周冠宇赛后如此表示。在赛会**疗中心接受短暂观察后,重返围场的他向前来问候的F1首席执行官多梅尼卡利描述了那惊魂一幕:“我在车里的时候,一直在等待**后一次撞击,因为我知道那才是**严重的一下。在**后的撞击发生后,我其实一直保持着清醒。”

英国天空**网记者克雷格·斯莱特赛后勘察了事故现场,他表示,24号赛车在赛道上倒扣滑行了150米才冲入砂石区,人们甚至可以看到Halo与赛道摩擦留下的红色印记。现场照片还显示,当周冠宇在被拉塞尔撞击后翻车时,车顶**次落地就导致防滚架损坏,这使得Halo成为拯救周冠宇的**支撑点。

Halo是一个安装在F1赛车座舱上的钛合金弧形杆装置,环绕车手头部,并通过三点与车架焊接。这个驾驶员碰撞保护系统取名“光环”,但更形象的表达是车迷们的戏称“人字拖”。这个自重只有9公斤的弧形杆,却能承受15倍车身重量的静态负荷,也能承受一个20公斤轮胎以时速225千米的迎面撞击。正得益于忠于职责的“人字拖”,周冠宇以时速超过300千米翻车后,即便经历多次翻滚,仍安然无恙地**里逃生。

从2018年国际汽联强制推行以来,Halo拯救了多位F1顶级车手的**命,也改变了人们对它的态度。汉密尔顿曾吐槽Halo是“F1运动历史上**糟糕的改装”,但2021年意大利大奖赛上,维斯塔潘的车轮直接碾过了汉密尔顿的车顶,走出赛车的英国人几乎没有受伤,“七冠王”赛后感激地说,“感谢Halo,它救了我的脖子。”2018年比利时站,Halo也救了勒克莱尔一命。当阿隆索的赛车从摩纳哥人的车顶擦过,Halo承受住了高达58千牛的撞击力。

**严重一起事故可能要追溯到2020年的巴林站,哈斯车手格罗斯让的赛车失控、撞上围栏,赛车断成两截,从火海逃生的格罗斯让在事后表示,“以前我反对Halo,但现在我要感谢它,如果没有Halo,可能我就没法在这里和大家说话了。”

国际汽联曾做过一项模拟测试,该测试使用了40个真实事件的数据,证明Halo系统能使车手的存活率在理论上增加17%。不要小看这17%,一系列的事故让今天的人们重新意识到赛车运动的高危险**。自1950年**场世界**方程式锦标赛在英国银石赛道举行以来,在其后70余年中,共有52名车手在驾驶F1赛车时丧生,其中42人在1950至1980年间丧生。**近一位在F1正赛遭遇致命事故的车手是比安奇,2014年日本大奖赛上,他在雨中撞上了一台工程车,导致头部重伤,九个月后不治身亡。24岁的他用自己的生命,换来了F1世界研发Halo的决心。

“1994年塞纳和拉岑伯格丧生,2014年比安奇遭到致命重创,他们的**亡引发F1两大安全改革的浪潮。”Autosport网站写道。两任国际汽联前主席在推动安全改革的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莫斯利在任期间(1993年至2009年),推动了Hans(头颈支撑装置)等安全装置的强制使用;让-托德在任期间(2009年至2021年)引入了Halo等关键**设施。F1赛车**近一次关于安全**能的改进,就发生在格罗斯让火海逃生之后,因其手部在逃离座舱时烧伤,国际汽联在2021年推出了防火手套,以防类似事故再次发生。

此次周冠宇的事故也让国际汽联开始讨论防滚架的改进方法。“防滚架应该像Halo一样坚固,保护车手的头部。”梅奔试车手安东尼·戴维森告诉媒体,在这起事故中,防滚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事实上,每一次事故都在推动F1安全**能的进步。正如周冠宇所说:“也要感谢国际汽联和F1一直以来为提升赛车安全**所作的努力。Halo救了我,这表明我们在改善赛车方面走出的每一步都是真实且有价值的努力。”

上一篇:CBA方回应郭艾伦转会!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德宏都市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